隔岸观火.

归鸟.(身份互换?01.

银魂
土方十四郎x冲田总悟



冲田总悟心情非常不好。

心血来潮做件好事去解救被不知哪来的混混围殴的小青年,就在混混们作鸟兽散后总悟刚想向这位青年收个保护费比如冲出去砍了土方先生,他就猛地感受到后脑的一阵剧烈的疼痛。

喂喂,我还没来得及干坏事啊。在心底偷偷想着也会遭到报应的吗?

等到他再醒来就已经是晚上了。意外的没有回到屯所......毕竟按照正常情况来讲,此时的总悟应该是被以为他翘班了的土方先生找到,然后不管是拖拉拽也会被送回去的吧——当然是在总悟叫不醒的情况下。

头疼也许是最近熬夜的缘故吧。

心情复杂地把气咽回去。

"我今天是要炸掉土方先生的蛋黄酱呢还是往里下泻药呢。"总悟拍拍裤子上的灰站起了身。

路口窜出来了一群人,是早上的那群混混。

"喂!!!!你小子还在这里啊?!"领头的混混从衣兜里掏出小刀跨步走到总悟跟前,"早上被人救了一命真是害苦我们了...啧,真选组还真是多管闲事啊。现在我们可是非常不爽啊!!!!!!喂,你小子是看不起我们吗?还是吓得连头都不敢抬了?!"

......

总悟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大家隐约感觉到总悟身上散发着某种危险的气息。然而领头似乎对此毫无察觉,或许是因为在气头上。

领头一把扯过总悟的衣领——他终于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

这位今早才被欺负过的少年,脸上的表情...怎么和前来搭救他的警察同志如出一辙...?



....

土方十四郎心情非常不好。

巡逻到一半总悟不知所踪,等到再找到他时被告知冲田总悟失忆了。

"......我们认识?"

当然土方是被自己的脑子告知的。再三确认,土方心里已经有百分之六十相信总悟是失忆了——因为无论如何平时的总悟也不会有如此自然的温顺的反应。

"那真是麻烦您了...擅自失忆什么的。"

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剩下的百分之四十在胆战心惊地将总悟送回屯所。如果这是个恶作剧,顺着剧情走的土方下场会惨到无法想象。

啧。失忆啊。

事实证明是他多虑了,然而总悟的失忆并不是什么好事。在和近藤讨论一番后决定带着总悟先到医院看看。整个过程,不如说是涉及到冲田总悟的过程,都莫名让土方觉得烦躁。

"突然失忆任谁都接受不了的啊十四,何况是总悟。说不定只是磕着哪儿了过几天就好了!"近藤拍拍土方的肩膀坐在诊室外的椅子上等待里边的结果。

像是在安慰什么。

天色已晚,这层楼的走廊上除了跟来的几位就没有多余的病人。空气中充斥着寂静,和土方有意无意散发出来的烦躁。

——"不要再让他跟着我了!!!!!!!!!!!!!!!!!!"

于是寂静就这样被打破了。

所有人都把目光聚集到那个被好几位护士抬着走的男人身上,离他不远处是位粟发少年。

"啊啊,大叔你真的好吵啊,我耳朵都要聋掉了。我可是好心把你送来医院,你就让美丽的护士小姐安抚你幼小的心理不好吗?"



....

因为冲田总悟心情很不好,所以他代替混混头目的老妈子教训了他一顿。

大概用了三秒。

"你说我是谁?"

总悟踩着那人的胳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头领大气不敢出地浑身颤抖着才挤出几个字,"你...你不就是早上我们收保护费的人嘛...?"

"啧。"

"不不不...不是...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那是找您谈事...不是收保护费.."

街道刚下过雨,他能借着光看清自己的脸——没有变化。不一样的是他穿着的是被他搭救了的人的衣服..这让总悟有些反应不过来。

有些烦躁地加重了脚下的力道。

"啊!!!!!别,有话好好说...我们邻居这么久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

邻居?那应该不会认错才对。

"啊!!!!!!"

脚下又加了些力度,好像把别人手给踩废了......

"真是不好意思啊大叔。我送你去医院吧。"

总悟的声音毫无波澜,脚底下的头目君含泪回想起几分钟前别人秒速撂倒的惨案,又抖了三抖。

头目君带领的小弟早就在他趴在地上任总悟宰割以后光速逃离现场。没办法总悟只好拖着他的腿把他一路拖到医院,头目君也生平第一次知道了吃土的滋味。


....

土方十四郎,火大。

先是那个莫名其妙的小鬼叫了他一句土方先生,他觉着有些耳熟便转过了头,入眼的是一副他完全没有见过的少年。

少年粟色的头发,猩红的眸子。

他望着少年想说什么却又完全说不出口的脸,好像是有话被赌在喉咙里无法出声。过了好一会儿,少年才叹了口气,郑重地——

"土方先生你好。我是你的粉丝,我的愿望是当上副长,请问土方先生你什么时候才能够去死呢?"

Tbc